当前位置:桐树小说网>玄幻魔法>矜贵世子的争妻路> 第10章 宴会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10章 宴会(1 / 1)

会武宴由兵部主持,在鹿鸣校场举办,当日群英汇集,上至大将军兵部尚书,下至今科武进士皆是出席,排场甚是浩大。

而当六君子出场时,更是将这场宴会的盛况推向了顶峰。

只见六位少年郎君神采焕发,锦衣华服走向校场,引起全场的骚动,就连本场最高官职骠骑大将军和兵部尚书都迎了上来,和六位寒暄。

“那为首的少年公子就是传闻中的彧安世子吗?听闻彧安世子俊美异常,是九天之上才得以一见的美男子,果然传闻诚不欺我。”站在一旁的武进士满眼的艳羡问近旁的武状元,他将骠骑大将军对彧安世子的欣赏都看在眼里,那在他们这些武进士眼里是何等的荣耀,可是彧安世子却是从容弘雅,偶然轻扯嘴角。

那通身的清冷矜贵只教人仰视。

看上去犹如雪山之巅的雪莲花独秀一枝,令人不敢亵然,虽是噙着淡淡的笑意,却自有一股不近人情的疏离之感。

今科武榜眼是位略嚣张得意之人,他轻嗤一声:“不过是会投胎,若是你投身到那样的家族,也是众星捧月般。”

武状元道:“非也,听闻世子六岁便以精通六艺,骑射更是一绝,无人能出其右,更是自小跟随君侧,十二岁就能从蛛丝马迹中查出连刑部都查不出的叛国证据,下手更是快狠准,令叛臣没有喘息周旋的余地。”他言语之间尽是敬佩向往。

武榜眼仍旧哼了哼,眼中露出好胜之意:“无人能出其右,要比过才知晓。”

武状元心念一动,要知道,彧安世子可是皇上心尖尖上的皇孙,得他一眼青睐,便是间接接触了皇上,还有什么比和彧安世子交好直达皇权中心更快捷的方式吗?

他们自幼习武,受尽磨砺,忍受着身体发肤的疼痛,不就是为的一日站在朝廷之上,报效国家,为家族争光嘛!今次机会在前,可是旁人几辈子都求不来的。

可很快他便打消了这个念头,若是在切磋中不小心伤了彧安世子,那就是自毁前程了。

忽然身旁的武进士低低惊呼起来,兴奋地抓住了武状元的手臂,激动到语无伦次:“刚刚,刚刚世子是不是朝我们这么看过来了!是不是!”

“世子刚刚看的是谁?”

这关系到自身的前途,无人能不在意,但这一眼,涂山清很确定,彧安世子看的是他。

涂山清垂眸低笑了一声,彧安世子,久仰大名了。

这时大将军已经领着六君子走了过来,等武进士们都行过礼,才对着霍景珩介绍了武进三甲,等指到武探花涂山清时,大将军道:“这位是今科探花涂山清,景珩,他可是我朝历代以来最年轻的探花郎。”

兵部尚书讶然道:“对了!山清竟是和世子同龄可是?”兵部尚书击掌,“那可是缘分了!”

涂山清莞尔:“见过世子殿下。”说着,他抬手缓缓躬身向霍景珩行了一礼。

祁仲景微讶,这不是那日在江南两岸和唐漾漾吃酒的公子,竟然是今科探花郎。

其他四位君子此时关他反应,悄悄问他,祁仲景只低低说了“江南两岸”四个字,其他四人便知晓其中内情,不免也开始打量起了涂山清。

这初来乍到的涂山清,有着明朗的前程,却已经开始和商户之女有了牵扯,可真是不明智啊。

霍景珩面无表情的脸显出一点笑意来,走过来随意拿起箭筒里的一支箭笑道:“早前听闻尔等三人与骑射一道上很是精湛,殿试那日我不曾到场,今日我倒是想见一见。”

祁仲景兴奋道:“你是想亲自试试他们的身手?”

榜眼早已迫不及待想要看看这传闻中的彧安世子的身手,跨步上前:“还请世子赐教!”

骠骑大将军眉心一拧,沉声道:“不得无礼。”

霍景珩看了他一眼,微微一笑:“无妨。”

眼见着比自己还小了七八岁的霍景珩高高在上游刃有余,武榜眼心生争强,决心定要将他败于马下。

霍景珩难得有这样的兴致,骠骑大将军和兵部尚书倒是很想看,但刀剑无眼,待会策骑之时箭雨满天飞的,万一不小心伤了彧安世子,那他们可是担待不起!

可是话又说回来,他们真的能伤的了彧安世子吗?

“世子今日是贵客,那有让贵客出手的里,不如就由老夫来。”兵部尚书还是为了保险起见,上前自荐。

霍景珩淡淡看过去:“大人是信不过我?”

兵部尚书愣住了,霍景珩虽年纪轻轻,可气势已然逼人,淡淡一眼足以让他心生局促,讪笑道:“怎会,这满京城,论骑射,谁能越得过世子。”

祁仲景激动地拉着其余四人悠闲自在地坐在棚屋下,只等着待会欣赏了。

岳浔州直截了当地拆穿了他:“我看你一开始是唯恐天下不乱吧。”

祁仲景反驳道:“难道你们就不想看景珩上场?驰冉你说。”

徐驰冉喝了口茶漠不关心:“无所谓,反正结局已定。”

姜立鹤朝徐驰冉举了下茶杯:“附议。”

祁仲景嫌弃地暼了二人一眼:“你们真是太木讷了!重点是比试结果吗?重点是涂山清!你们忘了那晚......”

“别胡说!”岳浔州皱眉打断他。

祁仲景凑到他身边:“难道你们就不好奇景珩对唐漾漾到底是怎么看的?”

岳浔州瞪他:“能怎么看?你以为景珩跟你似的拎不清!”

“我倒是想看看。”这时身旁传来一道声音,几人看去,是姜立鹤,他正远眺,若有所思。

岳浔州看着姜立鹤沉默了一会,冷笑一声:“你可别犯糊涂。”

祁仲景眉头揪了起来:“你们在说什么?好像打哑谜似的?”

“我也想看看。”这次说话的是裴玄,他蹙着眉头看着远处正要上场的霍景珩,不知在想什么。

一时间几个人都好像有各自的心思似的。

只有祁仲景一脸迷糊,徐驰冉事不关己地喝茶。

哨声一响,四人策马奔腾地上场了,扬起漫天的尘土烟灰,迷沙中四人威风赫赫,霍景珩更是一骑绝尘。

四周欢呼鹊起,频频叫好。

徐驰冉最是清醒:“一场比试而已,又怎能看出他对唐漾漾的想法?”

他冷不丁这一句把其他人都说愣了。

可很快就被场上焦灼的赛事吸引了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