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桐树小说网>武侠修真>能不能听话> 第2章 第 2 章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2章 第 2 章(1 / 1)

02

该怎么形容那双眼睛呢?

偏狭长的眼型,双眼皮褶皱窄而深,深褐色瞳孔,看起来整个人沉静而清透。

跟她先前猜的一样,是好看的。

但蒋唱晚此刻无暇顾及其他,呆滞一瞬后,脑子里无数句吐槽疯狂涌过,尴尬到手指都不自觉地握紧。

……她刚刚,一直坐在他鞋上。

在大庭广众之下,一屁股摔坐在人家鞋面上。

“……”

“不好意思啊……”蒋唱晚这会儿也顾不得什么屁股痛不痛了,一骨碌站起来,盯着地面道歉。

“对不起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由于短时间内没有获得回应,蒋唱晚还是站在原地,垂着眼继续说话,尴尬得头皮都在发麻。

“只是刚刚不小心摔了,痛到有点麻木,没注意压到了什么东西,真的不是故意的……”

一长串急切而又单方面的陈述之后,依旧没有回应。

公交车上一片安静。别说回答了,连个简短的“嗯”声都没有。

蒋唱晚缓缓皱起眉。

他什么意思?

不接受我的道歉?

不就是不小心摔下去,然后坐他鞋上了吗?

又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,凭什么这么拽啊?

而且他也没扶我啊!正常人不是见人摔了,都急忙上来扶吗?

不扶就算了,连不小心的举动,还不接受她如此真诚的道歉!

长得好看有什么用啊,还不如刚在后面提着几大袋刚抢来的促销菜的阿姨呢。

蒋唱晚越想越生气,带着恼羞成怒的情绪抬眼,决定给他好好上一课。

“你……”

知不知道这样很没礼貌啊!

刚吐出一个字,后半句话哽在喉咙里,不上不下。

她顿住了。

又是一阵尾气排放的声音,后门“嘎吱”一响,缓缓合上,车又重新发动,缓慢向前。

下车的人站在路边不远处,斑驳树荫漏下金色光点,规整的白衬衫被日光一晃,比数学练习册上的字还要晃眼。

他似乎听到她喊,缓慢偏过头来,侧脸轮廓分明,下颌线清晰,平静又无言地投来一眼。

“……”

“?”

“真的太奇葩了,我还站那儿跟他道歉呢!霹雳啪吧说了一大通,虔诚而又知书达理,他一声不吭,自己偷摸下车了!”

“我现在屁股还疼着呢,见人摔也不知道扶一下,什么人啊!”

“还害得我坐过站,往回走了一大截!”

蒋唱晚拎着瓶酱油,一边往家里走,一边对着电话忿忿不平地骂。

她一脚踹飞路上的石子儿,下结论道:“简直是个害人精。无语死了!”

然而程姗姗并没有在意她,只是第一时间追问,“好看?”

“有多好看?”

声音之急切,语气之好奇,蒋唱晚仿佛都能看到她闪烁着星星眼冲过来的样子。

“……”

是真的不在意好朋友死活是吧。

说一长串,只记得她说那人长得还挺好看。

顿了几秒,蒋唱晚深吸一口气,把手机从耳边拿下来,放到下巴前面。

“程姗姗你也滚吧!”

喊完这句之后,她愤怒地伸出食指,猛地按下挂断键,气鼓鼓地开锁进家了。

孟青正在客厅里练瑜伽,听着一阵风风火火的声音就头疼,一边下犬式,一边数落道,“你就不能文静点啊?一天跟个炮仗似的,没事儿跟你哥学学……”

絮絮叨叨的,蒋唱晚不想听。

她进厨房把酱油递给阿姨,并张望了一下今天吃什么菜,转身出来上楼梯,反击道,

“跟他有什么好学的?一天蹦不出几句话,蹦出来也绝对是损人的。如果我是炮仗,那他就是个哑炮,有什么好稀罕。”

孟青:“……”

蒋唱晚才不管她把孟女士气得往瑜伽垫上呈“大”字一瘫,就算看到了,也会识破她只是做两个动作就累了,借机偷懒而已。

她又摸回房间,锁上门,趴在床上开始看综艺。

没看一会儿,就被手机“叮咚叮咚”的消息提示音弄得烦,拿起来一看,程姗姗又给她发了不少消息。

一开始是假情假意地道歉,说自己错了,下次一定先关心她,再关心帅哥。

没几分钟,约莫是看蒋唱晚不理她,连装都懒得装了,就开始给她分享八卦。

【33】:我去,据说我们班下学期有转校生

【33】:据说还长得挺帅!!!

【33】:我晕呐,我终于要有福了吗?

【33】:我终于要成为那种偶像剧里有帅哥转学生的女主角了吗?

【33】:我好幸福,晚宝,我第一次想要立刻马上现在就开学!!!

蒋唱晚一脸黑线,敲字戳破她的美梦。

【纽特学长的嗅嗅】:?

【纽特学长的嗅嗅】:少来,暑假作业写完了吗就想开学?

【纽特学长的嗅嗅】:自己开别拉着我啊

又仔细看了一遍上面的消息,她冷笑着问,“‘据说’?据谁说啊?三班那个小胖子吗?”

“你上学期被他骗说有级草微信,两百块卖给你,结果最后发现是他本人小号装的,这事儿就忘了啊?”

程姗姗沉默片刻,发来几个点。

【33】:……

【33】:好汉不提当年勇!

【33】:这回是真的!不仅小胖子第一时间跟我通风报信,我妈今天回来也说,她插花班下课路过学校,看见矮士水带着一男生从学校出来。十有八九是真的!

【33】:骗你我抄暑假作业被矮士水发现

蒋唱晚:“……”

矮士水是他们班班主任,教数学的,本名叫高士山,后排几个男生开玩笑给取了绰号,后面就传开了。

无语了片刻,蒋唱晚敷衍似的回她,“真的就真的吧,开学再见分晓。”

【纽特学长的嗅嗅】:暑假作业哪儿抄的?答案发我一份

蒋唱晚这人除了看小说追剧的时候极其有执行力,偶尔学习的时候也会。

比如抄答案的时候。

“你别照着标准答案抄啊,我俩一起露馅儿就完了。”开了免提,电话那头传来程姗姗的声音。

“怎么可能?”蒋唱晚嗤了一声,“谁有那么傻,抄答案还敢抄得参考答案一模一样?”

“……”

那边不说话了。

蒋唱晚落笔飞快,簌簌又写了两行,才反应过来,“……你啊?”

“你照着这答案抄的,一点没改啊?”

“……”程姗姗撇了撇嘴,“这不是边看剧边抄的,忘记改了吗。”

“真行。”蒋唱晚给她比了个大拇指,“这下你想不被发现,估计都难。”

程姗姗看上去要哭了,很假地吸了两下鼻子,“你也好不到哪里去,你现在抄得高兴,待会儿你新家教老师来了,一抽查,一整个完大蛋!”

蒋唱晚不以为意地“切”了声,头也没抬,“我敢打赌,他在这儿待不到两节课就会被我气走,根本都不会有检查我作业的机会!”

程姗姗撇嘴,“你别太自信了。”

话音没落,听见孟女士在楼下喊她,约莫是什么让她出来准备准备,新老师要来了。

蒋唱晚匆匆把答案页面关掉,确认自己妥善保存好了,对着程姗姗低骂了一声“乌鸦嘴”,才挂了电话,随便收拾两下,下楼去。

“衣服穿好!头发理一下。”孟女士站在楼梯口上下打量她,犀利地挑出一些刺,“注意仪容仪表,知道不?”

“这老师可难找了,你一天天的自己不好学,还嫌弃这嫌弃那,再学不进去我真的要揍你了。”孟青看着她下楼,絮絮叨叨。

蒋唱晚兴致缺缺地应,“……知道了。”

话音刚落,门铃响了。

一声又一声,不疾不徐地响了三次,然后很规整地再无动静。

在孟女士的眼色下,蒋唱晚对着玄关的镜子理了理衣服,撇着嘴去开门。

虽然人确实不怎么爱学习,但表面的礼貌还是要有的。

蒋唱晚努力攒出一个灿烂的微笑,向内拉开门的同时,很是兴致勃勃地打招呼道:“老师上午好,我是……”

视线由下至上,在触及略显宽松的白衬衫下摆时顿住。

干净宽松的白衬衫,扣子和领口都规整,面料柔软却挺阔。

最重要的是,很眼熟。

……好像在哪里见过。

蒋唱晚大脑迟钝地转动着,视线缓缓上移,划过少年挺拔颀长的肩背,脖颈线条上凸起明显的喉结,轮廓分明的下颌线,到了那双眼睛。

门外小花园茂密葱郁,微风吹拂,花枝在轻轻摇曳,将影晃落在青色地砖上。

七月末的阳光明媚,逆着光,眼睛的聚焦像是相机的过曝过程,缓慢而模糊,唯有那双平静的褐色眼睛清晰异常。

“……我是,你的学生。”

好半晌,蒋唱晚才震惊到发愣地把后几个字吐完。

“你好。”沈衍舟垂眼看她,不轻不重地应,看上去冷淡疏离而又有礼貌。

孟青已经在客厅热情地招呼,说沈老师快进来,并吩咐阿姨端点水果上来。

蒋唱晚愣着没动,沈衍舟侧身,从她身边走过,带来一阵伴有青柠香气的微风。

擦肩而过的同时,他不动声色地垂睫,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,继续道。

“我是害人精。”

蒋唱晚:“……”

“?”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