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桐树小说网>武侠修真>能不能听话> 第4章 第 4 章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4章 第 4 章(1 / 1)

04

当天的试课结果当然是,沈衍舟顺理成章地留下来了。

毕竟是有礼貌有教养、长得好看、还会哄孟女士开心的优等生,还是轻轻松松就揭穿了蒋唱晚写暑假作业抄答案的大功臣。

孟女士送他出去时那笑得一个灿烂,手搭在他肩膀上,眼神温柔得都要淌水了,恨不得当场给他认成干儿子。

而她的亲女儿呢?

只能捂着因为刚才跑快了而摔下去,死疼的屁股,站在二楼阳台,看他们俩迈着慢到能踩死蚂蚁的步伐出门去,又在门口逗留良久。

孟女士搭着比她高了一个头多的少年的肩膀,笑得前俯后仰,笑声清脆而又洪亮,几乎比过她看武林外传时的笑声。

蒋唱晚:“……”

呵呵!

她冷哼一声,捂着屁股,一瘸一拐地进房间去了。

“你这屁股摔得还挺严重啊看起来,走路像猫和老鼠里面那个猫呢。”

手机摆在书桌上,屏幕立起,映出视频通话对面的人。程姗姗拆了袋薯片,凑近了看她在房间里走动。

“你就说吧。”蒋唱晚一瘸一拐地去柜子里拿新的暑假作业,“把我说哭了你就高兴了。”

程姗姗的薯片咬得嘎嘣脆,略显不屑地“切”了一声,“天塌下来了你都不会哭的,你蒋唱晚生下来就是顶天立地的女子汗,钢铁侠。”

“……”

蒋唱晚拿着卷子,缓缓回头,“?”

“你是不是有病啊,程姗姗。”她一边骂,一边艰难地走回书桌前坐下。

哗啦啦,白纸在桌面上翻飞,发出纸张特有的声响。

程姗姗往嘴边递薯片的动作都一停,顿时觉得这红烩味的乐事有点食不知味起来。

“你真换暑假作业了,不写之前那本了啊?”

“是啊。”蒋唱晚烦得要命,“那本不是有答案了吗?我妈说让沈衍舟给我重新出几套,减量,但要有体系。”

“全都是原创题,你敢信吗!”蒋唱晚把卷子往桌上一拍,“他也太恶毒了吧!”

“……嗯。”程姗姗难得赞同地点点头,“放电视剧里,就跟把人叫起来,说大郎喝药了的那个一样。”

过了一会儿,她又思索道,“这个小沈老师到底是什么来头啊?感觉不是个好相与的呢。”

“不知道。”蒋唱晚摇摇头,“我妈找的,据说成绩特好特好,拿过市优秀学生还是怎么的。”

“我来!”程姗姗来了劲,忙放下薯片,拿起手机,手机壳后面那一长串浮夸的星星链条簌簌作响。

“既然是同龄人,就没有我程姗姗查不到的人!保准两天内给你把他生平事迹、大事履历、从小到大的糗事和外号都给你查清楚!”

“随便吧。”蒋唱晚其实不是很感兴趣,撇撇嘴,看了下卷面上的题。

该说不说,好像还挺简单的。

虽然昨天只是试课,但还是实打实地讲了几个知识点,此刻瞅了一眼,竟然多多少少都有点印象。

换数据的原题?

蒋唱晚顿了顿,不经意间用笔在草稿纸上画了两道。

程姗姗在那头群发了二十几条消息。

【虾兵蟹将听令!有没有认识“沈衍舟”这个人物的?性别男,年龄不详,性取向不详。】

【谁?男的?马上帮我们姗姐问去。】

【不认识诶,可能不是我们学校的?】

【C市一中就这么点儿大,大部分还都是直升保送的,这都问不到的话,可能就真不是这边儿的人了。】

【隔壁附中呢?】

【问了附中的同学,也不认识啊。】

“奇了怪了。”程姗姗蹙起眉,“你这家教老师,是不是十年前拿过的市优秀学生啊。”

“是不是只是看起来像高中生,实际上已经四十多岁了?”

“……”

蒋唱晚都懒得骂她,笔在纸面上写写画画地运算,“你觉得可能吗?”

想了想,她又说,“不过他要是真的四十多岁也可以。”

就凭那张嘴,凭空减个几十年寿命,不是没可能。

程姗姗啧了一声,“那我再去问问周边学校的。”

“社交女王啊你?”蒋唱晚说。

程姗姗努了努嘴,没回答,在那边窸窸窣窣地鼓捣。

33:【那周围其他学校呢?】

33:【多去问问呗,整个C市的范围内的】

对面有点纳闷儿,【啥意思?这么大费周折,姗姐你看上这人了?】

程姗姗翻了个白眼,打字打得非常用力。

【神经!】

【是给晚晚要的。】

对面回得很快,理解能力满分,【哦哦!懂了,原来蒋大小姐看上了。】

程姗姗扫了一眼,没理,去看其他消息,但短时间内好像还是一无所获,有点烦躁了,索性转移话题。

“哎呀先不说他了。后天季程生日,你准备送他什么礼物?”

“我还送他礼物?”蒋唱晚扯了扯嘴角,“应该是他要送我什么礼物,才能让本大小姐出门给他过生日吧。”

她没夸张。

季程是她发小,从小就闹到大的那种,小学开学第一天就不对付,不吵架能死。

“……”

但程姗姗听完这句,顿时沉默了,眼神躲闪,小口小口地吃着薯片,没说话。

蒋唱晚没注意,还盯着卷面东算西算,照着昨天的例题依葫芦画瓢,几个步骤下去,竟然算出来一个像模像样的答案。

她在运算结果下面划了条横线,转头去看卷子。

竟然有这个选项!

多神奇啊。

要知道,她从来不爱写数学的原因就是,选项上的答案是一二三四,她算出来的答案是三分之根号三。

有点惊奇,有点犹豫,又有点忐忑之后,就是无穷无尽的自信。

看吧,都说了我是天才!

蒋唱晚想着,大手一挥,在卷面上写上答案,沾沾自喜好一会儿之后,忽地反应过来:

如果她就这么写对了,那沈衍舟不得高兴死?

一边觉得孺子可教也,一边觉得他才是个会教人学习的大天才,教一遍就会了,这不给他嘚瑟到天上去?

蒋唱晚越想越觉得不行,抬手把答案给改了,选了个离自己算出来的答案差了十万八千里的选项,并准备将这个策略执行到之后的所有题目里。

气死他!

哼!

脑补了好半天沈衍舟吃瘪的模样,没忍住乐出声了,立刻收声,才回神,缓慢反应过来程姗姗的沉默。

“什么?”

她还回想了一下她们的上一个话题。

姗姗说季程后天生日,问她送什么礼物。蒋唱晚不屑一顾,说季程请她去过生日,应该给她准备礼物才对,然后程姗姗就不说话了。

蒋唱晚反应了两秒,“……”

“啊?他真给我准备啦?”

季程是下午过来的,带着他精心制作的请柬,企图翻过小花园的围墙,被孟女士发现,痛骂一通,灰头土脸地上楼。

“我觉得你妈妈不喜欢我。”季程上来就这么说。

蒋唱晚上下打量他几眼,点点头,“一米八的个儿,小学生的智商,她不喜欢你倒也正常。”

“滚啊。”季程骂她,“一八二。”

“啊?”蒋唱晚一时没反应过来,“什么?”

“一米八二,”季程重复纠正道,“不止一米八。”

“……”

蒋唱晚沉默了两秒,然后干笑了两声,“你们男的开心就好。”

“给你准备了礼物,后天来参加我生日会。”季程拽了把椅子过来,四仰八叉地坐着。

“不要。”蒋唱晚想也不想就拒绝了。

她不想跟季程玩了。

这个年纪的男生多多少少都有点病,要不就是中二,要不就是多动,要不就是反复强调自己的身高,反正没几个正常的。

“为什么?”但这个人显然没有自知之明,非要刨根问底,“你有事吗?”

“……嗯。”蒋唱晚点点头。

“什么事?”

“……我要补课。”她说。

“我去,你也太惨了吧。”他大呼小叫,“不过我相信你很快就可以把这个老师也气走的。”

蒋唱晚觉得他总算说了句人话,偏头看了他一眼,竖了个大拇指。

季程抬手把她的手按下去,“真不要你那礼物?我可是给你收集了今年年度最佳言情小说,整整三十本呢。”

“不……”习惯性的否认到嘴边,后面那句话才过脑子似的,蒋唱晚缓慢地思索了一下,立马改口,“啊?”

“在哪儿?!”

“肯定在书店啊,你傻啊,三十多本,我怎么背着你妈给你带进来?”

书店。

玻璃明净,空间宽敞,原木风的装潢,精致漂亮,墙角的音响播放着沉静的纯音乐,木桌上摆放的咖啡向上冒着浅浅的白烟。

最靠里的货架旁边,两个人坐在那里,小声说话。

“我列了个清单给店员,他给我整理采购的,都在这儿了。”季程蹲在递上,小声说。

蒋唱晚哦了声,眼睛里就差冒星星了,随手翻了一本就开始看。

“……你不拿回去看啊?”季程问。

“你傻啊,三十多本,我怎么背着我妈带回去?”蒋唱晚一边翻页,一边骂他。

“一本一本的带呗。”季程挠了挠头。

“少废话!”蒋唱晚嫌他烦了,“没看我正专心呢吗?一边儿玩着去吧。”

季程:“……”

原来这就是过河拆桥?

蒋唱晚看起小说来那叫一个专注,谁都别想引起她的注意,往椅子上一坐,时哭时笑的,跟个神经病似的,把隔壁座的姐姐都吓走了。

季程自己出去溜达了一大圈,回来还给她带了杯奶茶,这人竟然还在看。

好像是第三本了。

“不是,”季程纳闷儿地看了眼表,“你不是说你三点要上课?这都两点五十五了啊。”

“……”

蒋唱晚正想挥手说你别管,忽地顿了两秒,摸出手机一看,“……我靠!”

“你怎么早不提醒我啊?!?!”她有点急了,“五分钟,我坐火箭也回不去啊!”

季程:“……”

好无辜。

蒋唱晚正急着,沈衍舟的消息就发了过来。

简简单单的几个字,一如他的人,在此刻却宛如催命符一般。

【Z。】:在哪儿?

蒋唱晚:“……”

这不是还有五分钟才上课吗,急什么!

你们优等生就是从来不迟到的是吧!

蒋唱晚一边在心里吐槽,一边急得团团转。

大脑飞速旋转,在赶不回去、言情小说、数学课和沈衍舟之间犹豫纠结,心理倾向和答案都愈来愈明显。

她思索良久后,索性破罐子破摔。

“不管了!”

蒋唱晚拉开椅子坐下来,拆开吸管,喝了口奶茶压惊,然后深吸一口气,拿起手机,一个字一个字地打:

【纽特学长的嗅嗅】:在医院。

顶上显示“对方正在输入……”良久。

【Z。】:?

“我朋友出车祸了,腿断了,我在这里守着他,陪床照顾,一时半会儿走不开……”

小样儿,被我唬住了吧。蒋唱晚想。

她这会儿完全不慌了,咬了口珍珠在嘴里,慢悠悠打字。

瞄她屏幕的季程:“……”

“?”

不是,你这喝的奶茶是哪个腿断了的给你买的呢?

蒋唱晚仿佛知道他要说什么似的,摆手挥开他,“别烦。”

季程:“……”

对面也沉默良久,这次连“正在输入中”的提示都没有了。

看来是信了。

蒋唱晚满意地啧了一声,摁灭屏幕,放下手机,开始串供,“到时候我就跟我妈说你跟我出来的时候把腿撞了,你十天半个月内都暂时别来我家了。”

季程急了,“不是,那我后天过生日呢?”

“……对哦。”蒋唱晚被提醒了,想了一下,“我到时候换个理由出来跟你玩儿嘛,别担心别担心。”

她挥挥手,安抚好季程,又伸手去拿看到一半的小说。

正看到女主要跟男主分手呢,哭得那叫一个梨花带雨!

蒋唱晚刚把书翻开,放在旁边的手机屏幕忽然亮起,面容解锁一闪,显示出新收到的消息。

【Z。】:我问的是,在书店的哪儿。

蒋唱晚不经意一瞥,动作却倏然顿住了,手就那么停在空中。

大脑缓慢地运作着,似乎在思考这句话的多种理解方式。

还没等她思索完成,又一条消息紧跟着跳出来。

【Z。】:不过

【Z。】:现在好像不用了。

“……”

什么意思?

他知道她在书店?

不用了是什么意思?

蒋唱晚脑子里顿时警铃大作,闪过无数个可能的念头,比如孟女士跟沈衍舟提了一嘴她在书店,他正准备出门来找她,又比如沈衍舟同情怜悯她的朋友,决定今天不上课了……

但这一切想法都无法控制她的后颈窜上一阵凉意,仿佛有什么人正在看着她一样。

几秒钟后,蒋唱晚若有所感似的,浑身僵硬,缓慢地转过头去。

书店依旧安静,轻音乐在音响里舒缓地流出。

走廊宽敞,她身后两个书架的位置,穿白衬衫的人脊背挺直,略显散漫地站在那里,琥珀色的瞳孔清透,目光探究似的落在她身上。

沉默地对视好片刻后。

沈衍舟收起手机,单手装进口袋,迈步往她旁边走来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章